坤年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面试技巧 > 多省市上调最低工资 企业成本压力尚可控

多省市上调最低工资 企业成本压力尚可控

http://liguihua5.com.cn |2020-08-08 06:05:48

  上调最低工资将带来三大利好

  经济回暖 普惠职工

  各地“两会”召开在即,多个省市传出“涨工资”的风声,江苏省在全国率先确定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经济参考报》记者从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获悉,从2010年2月1日起省内各类地区的最低工资涨幅超过12%.

  此外,北京市、重庆市、东莞市等也纷纷表示初步具备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条件。

  专家认为,经济形势回暖是各地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首要前提。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也显示中国经济形势回暖,经济回升走出了人们事先敢想而不敢求的V形轨迹,GDP逐季上升。

  分析人士称,此举措对国家、对个人,甚至从长期来看对用工企业都有利好。

  聚焦 1 多省市拟上调最低工资标准

  1月23日,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向社会宣布,经省政府同意,江苏省从2月1日起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据测算,此次调整各类地区的最低工资涨幅都超过了12%.调整后,江苏省一类地区的最低工资水平已经和上海、杭州等地基本持平。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了解到,根据新近调整的最低工资标准:从2010年2月1日起,江苏省月最低工资标准,一类地区从850元调整到960元,二类地区从700元调整到790元,三类地区从590元调整到670元。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一类地区从7.2元调整到7.8元,二类地区从5.9元调整到6.4元,三类地区从5.0元调整到5.4元。一类、二类、三类地区月最低工资标准分别较调整前增长了12.95%、12.86%、13.56%.

  江苏省是2010年第一个宣布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省份,包括北京在内的多个省、市在近期也同样表现出了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可能。

  “北京市目前经济已复苏,初步具备了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现行为每月800元)的条件。”1月24日,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有关负责人向媒体透露,他同时透露非全日制劳动者工资待遇标杆——小时工资标准也将随之上调。据悉,今年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时间可能会在7月1日进行。

  此前,1月13日,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侯小川在全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作会上也表示,2010年重庆将继续加强企业工资的宏观调控,提高城镇职工的平均工资、企业职工最低工资标准。

  在近日召开的广东东莞市政协部分旁听人员座谈会上,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谈到最低工资标准时也表示,东莞目前77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肯定要往上调,而适当地调高工资标准,也可以帮助解决东莞的招工难问题。

  聚焦 2 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源于经济回暖

  学界专家纷纷认为,各地相继拟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是基于中国经济回暖的大环境。2008年11月17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通知,要求暂缓调整企业最低工资标准。当时恰恰是金融危机的影响逐渐显现之际,企业经营面临极大的压力,作为企业成本的一部分,最低工资标准被暂缓调整,这也是意在稳定就业、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的政府宏观调控之举。

  2008年国内有一半省份没有调整最低工资标准,而2009年各地对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基本上全面暂停。

  而上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初步测算,200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33535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8.7%.经济回升走出了人们事先敢想而不敢求的V形轨迹,GDP逐季上升,2009年四季度增长已从一季度的6.2%上升到10.7%.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副主任胡迟认为,经济形势摆脱了经济危机的影响,再度保持平稳较快增长,是地方政府决定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首要前提条件。

  “当前中国低收入群体生活还十分艰苦,有必要通过一些政府手段让这些弱势群体分享到改革开放30年中国取得的巨大经济成果。”胡迟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国家信息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高辉清也认为政府手段对弱势群体的作用十分明显。

  “提高居民最低工资,我感觉是地方按照中央决策实施的多项提高居民收入举措中的一个。对公务员可以让财政扩大支出给他们多发工资,对一般企业职员可以提高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减税,对弱势群体就要靠政府强制提高工资保障线。”1月25日,高辉清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胡迟分析,本次拟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北京、江苏、东莞,都是经济较发达地区,同时也是民工净流入地区。虽然从全国来看,中国还处于城市化初期,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需要向城镇转移。但是就这些经济发达区域来看,当地对劳动力的吸引能力已经遭遇到了瓶颈,于是两年前东莞出现了“民工荒”的现象。“在这些经济发达地区,由于物价较高,生活成本也高,打工者是否去当地打工首先要考虑收入是否足以弥补支出。所以这些地方如果想要吸引更多的劳动力加入生产,提高工资最低保障线也就势在必行。”胡迟说。

  聚焦 3 上调对未来有三大利好

  北京大学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与经济增长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志洲认为,此次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计划对个人、对国家、对企业都有好处,值得肯定。

  “对个人,可以提高最低收入者的可支配收入,从而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1月25日,蔡志洲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蔡志洲认为对于国家而言,此举措的一大意义在于调整产业结构,“企业发放工资增加了,生产成本就会增加,这就逼迫企业必须向更有技术含量的领域转型。”蔡志洲说。此外,此次上调还可以增加国内消费能力,促进中国经济从出口导向型向内需增长型转变。“中国内需不足,主要指的是消费不足,而消费不足则源自企业存留大量利润而不向职工发放,于是居民购买能力不足。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无疑可以将一部分企业存留利润向职工分红,扩大居民消费能力。”蔡志洲表示。

  各地纷纷传出“上调最低工资”的风声后,有专家担忧政府提高工资会导致企业雇工人数下降,最终好心办坏事。

  高辉清认为这种说法较片面。“因为工资水平取决于劳资双方的谈判能力,由于资方较为团结,劳方则比较分散,所以谈判结果往往向资方倾斜,资方就倾向于压低企业工人工资。这必须靠政府进行强制解决,才能保证社会更加公平。”

  惟一比较复杂的是企业,照理来说,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会对不少刚刚走出金融危机的企业形成成本压力,但《经济参考报》记者走访已经确认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江苏,却发现接受记者采访的企业界认为成本压力在可控范围内。

  “这一招对成本或多或少会有些影响!”江苏昆山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玉山分会会长、星谊陶瓷董事长蔡国桢25日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但他也承认他的公司里拿最低工资的员工并不多。

  “我们企业的平均工资不低于1500元以下,因此不存在增加企业成本的问题。最低工资标准提升对大多数企业的成本影响主要表现在出现工伤事故处理,对一线员工来讲,如果发生工伤事故,员工本身的最低生活保障会相应得到提高。”江苏吴江祥盛纺织染整有限公司销售总经理何芸艳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受本次上调影响较大的只可能是小型的私人企业。

  蔡国桢也认同,新的用工最低工资政策会淘汰掉部分最低端的制造企业。

  和企业界的乐观相比,部分专家认为,从短期来看,提高工人工资会提升企业生产成本,“特别是在轻工、家电等领域,中国企业间竞争充分,企业利润十分微薄,企业生产成本上升可能会导致企业经营困难。从国际上来看,在一些生产领域,越南、印度、墨西哥等国家的生产成本本就已经低于中国,中国企业成本增加,不利于展开国际竞争。”蔡志洲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但他同时认为,此举会产生反向推动力,企业要想扭转成本上升导致的竞争力下降,就不得不加大企业研发力度,提高产品附加值。“这样,中国制造的产品将在更高层次上获得竞争力,从而有利于企业获取更大的利润。”

  不过,专家同时提醒应该注意一次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幅度。

  高辉清不赞成一次性大幅度地提高工资水平,“这会导致企业难于消化成本,最低工资标准应该是个指导线,执行起来可以更加灵活。”高辉清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相关新闻:最低工资法不可取 强制性提高恐致低薪工人失业

  收入怎样才合理,众说纷纭。常常有人认为工资应该根据人的素质来定。如果考古学博士去教小学,红楼梦专家去扫地,那么工资似乎就应该高一点。反过来,如果连中专都没有毕业,倒是赚了高收入,似乎就不正常。有些暴富的明星,靠的只是搔首弄姿,并没有下过苦功,于是大家就觉得不合理。

  这种想法是错的。说得深奥一点,错误的根源就在于,他们以为原材料的“成本”决定了最终产品的“价格”。但经济分析的观点则正好相反:“供求”先决定最终产品的“价格”,而最终产品的“价格”再决定原材料的“成本”。哪个是因,哪个是果,顺序完全颠倒过来了。

  那个搔首弄姿的明星,之所以赚大钱,是因为市场对她有需求。您可以讨厌她,但得承认,有很多人喜欢她,所以她的劳动力才值钱;而不是反过来,因为她投入的成本低,所以她的表演就不值钱。培养博士和专家的成本确实很大,但他们如果去扫地,那就只能接受扫地的工资,而他们过去钻研学问的成本与此无关。

  归根结底,市场的“供需”是劳动力价格的惟一决定因素。既然工资是由劳动力的供需决定的,那么用命令或法律来规定工资和福利的高低,就是枉费心机。理由再简单不过:我们既不能“规定”劳动力的供应,也不能“规定”劳动力的需求。

  “最低工资法”是世界上最典型的法定福利。工人收入低吗?规定它高一点好了———人们往往这么想。但大家没有料到,这种硬性规定的后果,是低薪工人失业,是低薪求职者再也找不到工作。

  我们知道“最低工资法”规定的只是货币工资,而货币工资仅仅是“全部报酬”的一部分,此外还有劳动保障、医疗费、有薪假期、工作环境、职业培训等等,那才是“全部报酬”。如果用法律来硬性规定其中的货币工资,那么雇主就会在长期内调整其他报酬,使“全部报酬”回落到本来的水平,使法律失效。

  我们也知道,很多人出于好心赞成“最低工资法”,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它的害处。但有些人则是别有用心的,因为强制性地提高工资,会产生极为微妙的后果。

  例如,美国的制衣工会强烈要求提高最低工资。但如果真的提高了最低工资,大部分的新移民和年轻人就会失业,最终得益的是工资本来就比较高的白人和中年人。

  万一我沦落到要讨饭,请您不要禁止我讨饭,那只会进一步伤害我。您或许会说我该去学点会计或英语,但“应该”不等于“可以”。如果我给人擦鞋,请不要规定我力所不及的最低工资。如果您爱护我,就请保护我追求最好生活的权利———擦鞋,以及保护我的顾客用最便宜的价格购买服务的权利———被擦鞋。

图片
  • 面试谈薪酬不可忽视的细节问题
  • 求职必读!八招教你辨别公司的好坏!
  • 商务专员个人简历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