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年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电商资讯 > 细解:乌镇大合影

细解:乌镇大合影

http://liguihua5.com.cn |2020-08-12 05:56:21

  自古呢,中国就是个礼仪之邦,而其中对座位的布置是极为严谨,也许你会觉得繁锁,但却不得不关注它并学习它。而刚刚落幕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的世纪合影——习大大与国内外互联网大佬们的合影则更是体现了这一点。有哪些人登台了,哪些人站前面哪些人站后面,这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去了。有人说,这照片就是国内互联网权力格局分布图。说的真的一点错都没有,不相信就看看大佬们都是怎么站着的,而这和他们的身份又有着什么联系?

  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近日乌镇开幕,其中流传最广的照片,莫过于是习近平和国内外互联网大佬的合影。

  参会2000多人,登上合影台的84人。哪些人能登上合影台,各自位置怎么站,都非常有着讲究。

  二

  照片可以看到,第一排是政界人士和国外嘉宾,互联网大佬的位置是从第二排往后。

  

  BAT三个掌门人占据要害位置,在第二排最中心。柳传志、张瑞敏等老资格企业家也在第二排,稍旁边一些。

  BAT之下的互联网第二阵营中,小米的雷军处于第二排,京东刘强东、360周鸿祎在第三排。

  同处第三排的还有网易的丁磊。三大门户中另两家,新浪、搜狐,位于第四排。这或许是因为网易的市值远远大于新浪、搜狐。

  这个位置排序近年来基本上形成了固定模式。9月份习近平访美,和互联网大佬有一张合影,排序也基本是这样。

  

  这张合影里,马云马化腾在第一排(李彦宏未参会)。

  京东刘强东在第一排,360周鸿祎第二排。

  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在第二排。

  从这两张合影可看出:

  1.BAT依然保持中心地位,有观察人士称BAT已成为中国最主要的赋能集团和执政拱卫力量。

  2. 第二阵营的三家公司小米、京东、360,雷军的位置比其他两家更前,在雷军缺席的情况下,刘强东比周鸿祎靠前。三家公司在合影模式中的排序是:小米>京东>360。

  3.新兴公司正在涌现,会逐步打乱原有的排位顺序。

  三

  在所有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有两家是最年轻的:滴滴和今日头条。这两家公司的掌门人,也是合影中仅有的两位80后。滴滴程维、今日头条张一鸣都是1983年出生,32岁。

  不少参会大佬都没能登上合影台,比如优酷古永锵、猎豹傅盛、携程梁建章、苏宁张近东、爱奇艺龚宇等。两位80后出现在合影台上,表明互联网新生代企业家走上了中心舞台。

  滴滴目前是中国移动出行市场绝对领先者,用户接近3亿,几次融资后,估值达165亿美元。今日头条是国内少有的几家“技术驱动”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主攻信息分发,去年6月估值五亿美金,现在资本市场给出的估值有几个版本,主流版本是超过50亿美金。

  本次大会前,中新网特意以“傅盛、程维和张一鸣等新生代领袖将出席世界互联网大会”为题发布了消息。

  四

  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兴起已近20年,代际转换趋势明显。一大批80后企业家开始接管资源、接管江湖,乃至接管产业话语权。

  这两年的风云人物,大都出自这批人。除了张一鸣、程维,还有大疆汪滔、有饿了么张旭豪、途牛于敦德、聚美优品陈欧等。BAT的高管中,也出现了大量的80后。

  是时候要认真关注这一批新生代领袖的特点和气质了,他们与上一代有很大不同。

  第一个特点,更理想主义。这里的理想主义不是指情怀,而是行事方式。

  老一代企业家,像柳传志,觉得“活下去”最重要,一开始创业就要想到赚钱的问题。

  到后一代,BAT,出现了一些变化。

  李彦宏最开始也是想着商业变现,做2B业务,给门户网站做搜索,后来才转向2C。这个转型其实不容易,“要放弃现金流充沛且稳定的搜索技术支持业务,转做一个免费的搜索引擎网站,甚至要和曾经的客户——门户网站们——‘反目成仇\\’相互竞争,可以想见会遭遇怎样的反弹,因为这个改变实在太过凶险。”

  马云也一样,经历了从收费到免费的转变。

  新生代企业家则不同,先设定好目标和模式,再去配齐资源,按理想的最优化模式推进。“企业不盈利便是耻辱”不再是首要信条,以补贴换市场成为通行法则。

  这样做的前提,是成熟的风投体系作支撑。

  这样做的结果,新生代企业家像硅谷创业者一样,更多地考虑怎么让世界更美好,而不是想着赚钱。

  今日头条的目标是解决人与信息匹配的问题,滴滴的目标是解决人与出行的问题,程维、张一鸣刚创办公司时,一定没有过多琢磨要做多少市值的公司出来。

  五

  新生代企业家第二个特点,更具有分享精神。

  有观察者注意到,老一代的张瑞敏、张近东、黄怒波等企业家,中国社会数千年父权文化在他们身上有明显的体现。他们是团队的大家长,几乎没有可与他平等对话的合伙人,与他有着明显地因权力带来的等级差异。

  新生代企业家更有明朗、自信、认为很多事情可以摊在阳光下谈的气质。在团队关系上,承继的不是美国东海岸华尔街为代表的等级文化,而是西海岸硅谷为代表的平等文化,更看重合伙人关系而不是雇员关系。

  更快地发展速度要求,以及上面提到的理想主义行事模式,使得创业者愿意为了达成目标,愿意与人分享利益和治理。程维从高盛挖来柳青,张一鸣从从顶级媒体、顶级互联网巨头乃至硅谷挖来大咖,都极大地提升了公司的品质和发展速度。

  六

  乐观主义是硅谷的基本精神。这一点,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在乌镇,同样能感受到。时间比资本的力量更大。当两位80后新生代企业家出现在合影中时,当新一代创业者逐渐成为互联网江湖中坚时,旧格局一定会发生某种变化。

图片
  • 细解:乌镇大合影
  • 直通车想要快速稳定十分,这样优化最有效
  • 给创业公司CEO的临别赠言